Team Stucky

本来就没有什么对或错,只有喜欢不喜欢

 

盾冬 [说谎的样子]小甜饼

其实没有内战背景那个相遇也很棒啊…

想看安全屋里一起分享一个超级酸的李子的Stucky


(为什么要超级酸呢,因为这样可以亲一亲缓解下~

停止:

微剧透预警:队三背景,用了一些小梗,时间线有稍作修改,算是AU,是Steve找回Bucky的初见,不想吃刀子,所以自己写了个小甜饼。
















他就在那,街对面,自在的,却依然带着警惕性的闲逛,偶尔能对小摊贩露出一点微笑。Steve站在窗边,仅仅握着窗帘,像回忆倒退到75年前,一个头发梳得油光锃亮的,脸上永远带着诱惑和乖巧的Bucky隔着一条街,在马路对面给Steve买药,那时候的Steve连窗户都不敢开,虽然他想,但是Bucky不同意,因为担心他的哮喘。隔着模糊的窗户看着那个一直照顾自己的人,16岁的Steve内心更多的是感激和愧疚:“有一天,我也能保护你就好了。” 那时候的他不知道,许多年后,当他能做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Bucky回过头冲着楼上的Steve招招手,露出标准的只属于Steve的迷人的但是温暖的微笑 “Stay there,wait for me, punk”




而现在,Steve根本不敢让回到人群里努力正常生活的冬日战士发现他,看着两个影子因为冬日战士的一个微笑就重合在了一起,你根本从来没有变过,Bucky,错的都是我,都怪我,没有能,抓住你。而现在,我再也不会离开你。




他知道冬日战士每周四下午五点都会固定出门到街对面的摊子去买新鲜的水果,上周是买的香蕉和苹果。他不记得Bucky曾经爱吃这些,或许是因为那个物质缺乏的战争年代,餍足感来的特别容易,有时候不是因为品尝到了什么,而是单纯的因为身边有谁。曾经在布鲁克林的老房子里,平安夜的前夜,没有任何大餐的他们两个,分享唯一一个肉桂苹果派,谁都不愿意让对方吃得少,最后赌气一样的扔了一大半。现在我有很多的苹果派,我会做很多味道的,你还愿意和我分享吗Buck。




Steve决定在这里等他,就今天,在他默默关注了冬日战士一个月之后,下定决心,潜进了他的安全屋,一个小公寓。确实是另Steve惊讶的,或者说,错愕的。这和75年前一起住过的布鲁克林的老房子,太像了。小碎花的桌布是Sara最喜欢的样子,老旧的冰箱,居然还有餐桌,而灶台也有使用过的痕迹。那个在资料里靠着一台营养供给机器被冰封起的冬日战士好像在Steve面前融化了,露出Bucky 的样子,有着Bucky的习惯,像以前一样爱吃果味麦片。这甚至给了Steve一种回到过去的错觉,一种这90年谁都没有离开过谁,现在他只是一个站在房间里,等爱人回家的普通公民。




该上来了,大概还有37秒,2秒钟打开门把手,我不应该在7秒内到达门边隐藏起来,但是我怕他会逃走,不,我应该站在离门口3.8米的地方,还是假装老友到访坐在沙发上等他,我到底应该怎么样,他还记得我吗,我不想和他打一架,我只想,抱住他,然后亲吻一个小时。坐在那还是走去门口斜对角36度的角度迎接他。噢shit还剩3秒,噢不,我听见钥匙声了。




“hey,Buck”


……


……


……


……


长足的静默,只有被Steve早早打开的吱吱呀呀旋转的老旧电扇,空气变得粘稠了起来,难以呼吸,难以说话,难以……思考,下一步动作,至少持续了8秒,对一个训练有素的战士来说,足够让敌人死很多次了。




索性,没有人逃跑。


但愿,没有人想。




美国队长和冬日战士就这样盯着常服的对方,没有枪,没有盾,戒备心也不高,只不过两个人都像屏住呼吸等了对方许久之后还有着令人释怀的一点点惊喜。。。




“You know me” Steve率先开口,只是为了打破静默,或者并不是,只是陈述一个事实,他没有傻到不知道是谁救起了他,像75年前的许多次一样的,能让自己失去意识,放心把后背交给对方的人给他的感觉一模一样,不是看见的,不是听见的,甚至不是嗅觉。只是心灵连结而已。




“You mom named Sahra, You used to wear news paper in your skinny shoes” 冬日战士穿着红秋衣,绿色的夹克外套,带着随意的帽子,胡茬像是很久没有修过的不羁的样子,Steve盯着冬日战士的脸想着,我可以帮他修下胡子,清洗头发,吹干之后,随意扎起来,也不会太影响视线。说完这句话的冬日战士像是不自觉的暴露了什么秘密,不自然的舔了舔嘴唇。




“噢,你说什么?!” 沉浸在退休生活一般遐想里的美国队长才反应过来,呛了一下,脸颊微微有些发烫,但是马上恢复了一本正经的样子:“你认识我,你记得我,我可以给你一个拥抱吗”。




冬日战士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露出疑惑的表情,眼睛向地上看,不再抬头看着Steve,“不,我去了博物馆,我看到了你,和那个我,的资料。”冬日战士的右手抓着买回来的黑布林,塑料袋发出倏漱声……他不敢抬头。




Steve Rogers 并不相信他,不相信一个没有想起自己的Bucky,那见鬼的博物馆里怎么会写这种糗事,但是他没有拆穿,他相信他的Bucky只是害羞而已。 举起双手放在头上“别怕,我只是,太着急,别怕” Steve向冬日战士走过去,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空气变的很奇怪,诡异的夏天没有风,头顶的电扇转的很慢很慢,恼人一般的停了下来。




“对不起,我一无所知” 冬日战士迅速的抬起头,像戴上一个面具一样,变成寒冬里面无表情的那个人“所知就是这些,那个人大概不是我,你认错了,我们,长得很像罢了,很抱歉打过你,我已经,离开那里了,如果你是来报仇的,我大概会选择逃走,可是你不是,但是我不是你要找的那个人,我是一个罪犯。”




Steve觉得此时的冬日战士像是要哭出来一般,当然只是他觉得,因为如果有第三个人在场,冬日战士面若冰霜的表情大概的确很瘆人。“不,Bucky,你是一个好人,错的是我,和这个世界” Steve控制不住他的手,覆住了冬日战士的脸,感到对方颤抖了一下,没有反抗,表情似乎温柔了些许。




“You lie” Steve摘下Bucky的帽子,顺势用食指挑了一缕额前的头发到脑后,手指划过发际线,触碰到耳尖,沿着耳廓,顺着耳后,直到颈部,感受到动脉的跳动,一直滑过锁骨,停在胸前红秋衣的扣子上。 冬日战士在颤抖,Steve的动作很慢,但是没有漫长到一个世纪那么久,即使已经足够久了,足够让他呼吸加速,在这个空气粘腻的小房间里,做出很多不合时宜的吞咽动作。




“You lie,十岁的时候我问你送我巧克力的是不是你,你也是这样,抖着睫毛不敢看我”


“十六岁的时候,我问你昨晚假装喝醉了偷偷吻我的是不是你,你没有回答我”


“二十五岁的时候,你说你去参军的前一天晚上不想看到我,你没有回答我”


“二十六岁我问你愿不愿意和美国队长赴汤蹈火,你没有回答我”


“二十七岁我在索道前问你战争结束愿不愿意还跟着美国队长,你回答我了,你说想去大峡谷。”


“然后,你就离开我了。”




不知道能不能用痛苦来形容Steve脸上的这个表情,冬日战士觉得很揪心,像是做错了事的小学生一样,不敢看着他的班主任。但是胸前的扣子被人一颗颗解开,一只手完全覆盖在胸上,冬日战士觉得有点热。




“刚进门的时候,你的心跳还在65下一分钟,看到我的时候,变成了84下,现在是137下,你的心在为我跳动,你认识我,像过去的87年一样。”




“我……你把手放开…… 我不认识你……我不……”


“现在是145下” 说着把手从领口伸进红秋衣里抚摸起来,感谢上帝我的Bucky还是这样的健康。




是的我就是从这里开始刹车然后转成了喜剧对不起大家




“我……我不认识你!!No !!I!!don’t!!” 冬日战士毕竟是冬日战士,受到非礼的时候还是那个战斗力MAX的家伙。冬日战士一把把美国队长推到门上狠狠的砸进去。 然而他没有想到的是,美国队长脸上不由自主地露出了wow~我家宝贝儿真厉害~他怎么这么好看的表情。




冬日战士觉得非常失败,想要走掉,不行,走之前还要一把把水果扔在美国队长脸上。


“Bucky你恢复的真好,我这就放心了”


“你去死吧!”冬日战士,又拿起桌上早上吃了半袋的麦片扔到美国队长脸上,抓起帽子准备离开,但是没找到放在角落里的小背包,那是他所有找回的记忆。




“在这” Steve不知道从哪里把小背包找出来“不好意思我的确看了,而且,大体你都没记错,只不过有些细节……” 正义的美国队长撇撇嘴双手摆了摆,克制不住得意的说——


“你第一次吻我是在圣诞节,不过那时候是你主动的,而且Sahra 没有看见,别担心,看见也没有关系,你不知道她在我11岁的时候就说喜欢隔壁巴恩斯家的小姑娘,叫我好好努力。”




“Motherfu……还给我!”怒气值Max的冬日战士捏着拳头向Steve走去


“不只这个,还有我们第一次做是在布鲁克林,是我家,开始是我主动的,后来都是你主导的,你喜欢坐在上面,毕竟我当时身体不太好”


“Fuck off……你闭嘴!!!”


冬日战士伸手去抓小背包,然而,被Steve一把抱住,不让他动。


“都还给你,但是之后的故事我们还能一起写,小时候画了很多你,不和我回布鲁克林一起看看么,我还能再画很多你,都到未来了,怎么能再错过”Steve靠在bucky的耳边小声的说,故意把气吹到耳廓里,冬日战士觉得耳尖发痒,大概心跳也飙出了300以上。“你从小说谎只有我能看出来,我可不是那些被你哄骗的傻姑娘们,每次你说谎都不敢看我”




冬日战士思考了一千次决定放弃,他想回家,想抱抱这个人,但是他还有那么多的罪孽没有洗清,怎么有资格站在他身边。可是拥抱太紧无法思考,不如就先安静的享受这几秒。




“别想你犯的错,错的是世界,不是你,不过有什么是一个吻不能解决的?有的话,那就两个。” 是的,今天的美国队长放飞了自我,不,他不会承认的,只是在他的Bucky面前,他找回了自我。




“我记得每一个人,包括你” 


“但是只有你是彩色的” 


“只有和你在一起的我还是个好人。”








“那我可以吻你了吗,lier”



May
06
2016
 
评论(1)
热度(61)
  1. Chenonceau_winterdumpling停止 转载了此文字
    其实没有内战背景那个相遇也很棒啊…想看安全屋里一起分享一个超级酸的李子的Stucky(为什么要超级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