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am Stucky

本来就没有什么对或错,只有喜欢不喜欢

 

Who the hell is hero?(17)

我的Bucky哥哥,一直以来都是布鲁克林最讨人喜欢的家伙呀

噗噗:

就在这短短的几个月间,民众对于超能人的印象又一次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就拿冬日战士来举例。虽然说大多数人对于詹姆斯·巴恩斯中士的悲惨遭遇都表示同情,并理解他在作为冬兵时所犯下的罪行并不是出于本心,然而假如有可能在街头遇见他,他们一定还是会忍不住纷纷躲避。开什么玩笑?那可是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而这几个月里,巴基干了太多完全颠覆形象的事了!

他在社交网络上关注美食博主,推荐色情音乐并且评价道:“新世纪可真给力!”他会上传美国队长羞于发表的最新写生画作,还有他自己的涂鸦,自我吹嘘他比队长更有天分,简直就是毕加索转世!斯考特回复他:凯西都比你画得更好……🙄

他经常出没在纽约的各式餐厅,甜品店,某个街角的热狗摊……大多的时候都是跟队长,偶尔是娜塔莎克林特他们,甚至有一次被发现他和钢铁侠一起买甜甜圈,和他们一起排队的人都吓得不敢吱声,提心吊胆的唯恐他们一言不合大打出手,幸好,他们仅仅为了谁应该得到最后一个草莓味的甜甜圈而起了一点儿小争执,很快就谈拢了,他们将那个甜甜圈掰开,一人分了一半。

最难以置信的,他还是绿巨人的超级粉丝!在他身上你总能找到一些有关绿巨人的小元素,诸如帽子上的图案,徽章,钥匙链之类的,《号角日报》上刊登过一张照片,他正跟一个杀马特造型的小青年在漫画周边商店里争夺“限量版绿巨人手办”,而美国队长也一脸尴尬的杵在旁边。

在那之后,再也没有人看见冬兵而绕路走了。

巴基和史蒂夫正坐在河堤上,打赌在下面钓鱼的老人下一杆能有多大的收获。那个在他们身后犹豫了半天的小女孩儿终于鼓起勇气走了过来,巴基向不远处朝他点头致意的女孩儿的爸爸回了个礼,转头鼓励的微笑着问:“我能帮你做什么吗?”

“我想,我可不可以用棉花糖换你的绿巨人卡通手表?”小女孩儿显然已经把对白练习了很多遍。

“你当然可以,甜心!”巴基说着把手表摘了下来,交给小女孩儿,顺便接过她递来的一包棉花糖,他打开包装,捡了一颗放进嘴里,之后又捡了一颗,“你知道吗?两颗就足够了!”他把剩下的都还了回去。

“谢谢你!”小女孩儿探身在他的脸颊上亲了一口,蹦蹦跳跳欢呼雀跃的朝她爸爸跑过去,男人远远的,又朝巴基鞠了一躬。

巴基冲他们挥了挥手,满足的转过身,就见史蒂夫表情怪异的盯着他。

“怎么了?”他纳闷的问。

“你喜欢那块儿表,我找你要你都不给。”史蒂夫揪着眉头说。

巴基对天翻了个白眼,“你这是吃的哪门子的醋?”他把多拿的一颗棉花糖塞进了史蒂夫的嘴里,“你知道我从来也不会拒绝美女的请求!”

“是,你只会拒绝我。”史蒂夫一语双关的说。

巴基斜着眼睛看了他一会儿,充满无奈的笑着摇了摇头。

然而他们真的只是普通人吗?当然不是!

子弹在娜塔莎的脚跟处溅起了一串火星,她只是稍有不慎就被四个敌人围在了中间,她一鼓作气同时解决了三个,却被最后一个拿枪指住了头。

“Game over!”她在心里默念,下一秒,眼前突然暴起了一蓬血花。

持枪的冬兵犹如幽灵一般无声的降落到她旁边,他的脸几乎都被面具遮着,眼圈周围涂着漆黑的油彩,更衬得一双眼睛狭风裹雪般的凛厉。

“别一个人冲在前面,姑娘。”他语气毫无波动的说。

一瞬间,娜塔莎仿佛回到了十八岁,面前还是那个凝立在冰封下的针叶林中,最初教会她心动的男人。

“该死的!”她忍不住咒骂了一句。

他们很快分配好了任务,娜塔莎去主控室拷贝资料,克林特帮她掩护,巴基和斯考特解决外面的绝大部分敌人。

在娜塔莎和克林特成功潜入主控室后,巴基立刻摧毁了唯一的通道,里面的敌人不多,相信他们能自己解决。

而外面,是他的主场。

一个多小时后,娜塔莎和克林特不得不给自己炸出一个出口,等他们终于爬出来想找巴基抱怨时,却发现四周安静得不可思议,他们要找的人就站在不远处,像个孤独的帝王,脚下尽是尸体。

斯考特从蚂蚁态变成正常大小,他摘下面具,目瞪口呆的说:“这可不是我认识的巴基……”

娜塔莎反而莫名其妙的油然升起一股骄傲,她勾了勾嘴角,笑着说:“这是我认识的冬日战士。”

然后她跑过去,拍了下巴基的肩膀,“任务完成,感觉怎么样?”

巴基慢慢闭上眼睛,又缓缓睁开,周围的景物渐渐消失,他们不过是在一个半球形的“模拟实景训练装置”里——神盾局的新玩意儿。

“难以置信,太真实了。”他说。

在克林特实在没有办法掩饰自己是真的胖了的事实的时候,他们终于意识到自己不能再继续散漫度日下去,于是他们联系了好说话的菲尔,提出要恢复训练。

神盾局最近忙得恨不得把一个人劈成四个人用,只要他们不再闹情绪,菲尔当然举双手赞成。这会儿,他看着刚才的模拟训练录像中冬兵的“个人秀”,脑子里只剩下“人形兵器”四个字——不耍花招,没有噱头,动作简洁利落得就像事先被设定好了程序,瞄准弱点,基本都能一招毙命。

菲尔的感觉很复杂,一方面他为神盾局能获得冬兵的加入而感到欣然,另一方面他又为把人类训练到如此境地而感到悲哀,而且那个人还不是别人,他本该是位为人敬仰的民族英雄。

而等他再见到令他感慨万千的“英雄”时,对方正在餐厅里把加了各种熏肉烤肉没有蔬菜的三明治往嘴里塞……

菲尔和大家都打了个招呼,然后走到巴基身边,十分尴尬的说:“巴恩斯中士……”

巴基猛的朝他摆了摆手,他有点被噎到,用力的咀嚼着嘴里的东西,又接过史蒂夫递来的果汁喝了两口,把食物通通送下喉咙后,才开口纠正菲尔,“巴基,叫我巴基!”

“好吧,巴基……”菲尔依然感到拘束,“我想,我想问问你,愿不愿意帮我们训练新加入的特工?”

“我?”巴基用手指着自己,他惊讶极了,“你没搞错?我可以吗?”菲尔只会冲他一脸随和的微笑,他又转向史蒂夫确认,“我可以?”

史蒂夫挖了勺土豆泥送进嘴里,稀松平常的说:“当然,只要你乐意。”就好像菲尔问的是“愿不愿意帮我去遛狗”一样。

June
14
2016
评论
热度(5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