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am Stucky

本来就没有什么对或错,只有喜欢不喜欢

 

采访美国队长夫人(番外)(性转预警)

要被虐哭了。。。什么时候队长才能明明白白地表白啊

DOCTORQUEENIE:

终于摆脱了Carter姐,撸主好舒畅……本来打算写个有中心议题的番外的,结果写成一个杂锦文。于是这一篇的名字就叫——


 


《看撸主能不能写出Bucky的心路历程》


 


 


 


一、怀孕


 


Nicole Gildor有一份让美国千万女孩艳羡的工作。她是美国队长唯一的女助理。


 


她不是那些露着傲人的事业线,会钻进办公桌给花花公子口X的蛇蝎美人,也不是那些踩着高得能摔断脖子的高跟鞋,裹着迈不开腿的紧身裙的时尚女秘书。她有一份傲人的学历,令人咋舌的履历,和无可比拟的专业精神。


 


比起普通秘书,Nicole更像是美国队长的经纪人和公关负责人。她的工作职责,是为Steve从每天塞满邮箱的各式各样的邀请函中筛选出A.可能会影响美国民主、政治、军事大方向发展的、B.符合美国队长形象,C.适合Steve Rogers性格的或者Steve本人感兴趣的。在征得Steve的同意后,替Steve给决定拒绝的邀请函写感谢信,再与同意参加的活动的主办方商量具体的时间表。


 


听起来很光鲜,其实天天邮件撕逼,费尽唇舌,Nicole每天都想对着各种无聊的极端团体歇斯底里的大吼大叫。


 


Steve是她最大的安慰,他永远是个温文有礼的绅士。在他不用拯救纽约的时候,他会记得每天早上为Nicole捎上一杯她最爱的无糖肉桂豆奶拿铁;他会记得女士优先、抢先拉门、和为她等电梯;他还会在她强烈的暗示下,礼貌地赞扬她的新发型,尽管她明明知道他根本不喜欢。


 


最重要的是,Steve没有让人头疼的绯闻,不像Tony Stark。他也没有不良嗜好,Nicole永远不必担心某天八卦杂志上会爆出美国队长吸毒或酒后飙车的丑闻。


 


Nicole并不想嫁给Steve Rogers,因为她知道Steve的日常生活是多么的单调乏味,他的兴趣爱好是多么的古老而不合时宜。但是,她偷瞄了一眼Steve那健壮的胳膊、宽厚的胸膛和结实的八块腹肌……如果Steve点头的话,她不介意来一场激情火辣无牵无挂的一夜情。


 


闲暇之时,她也会跟闺蜜躺在沙发上琢磨,Steve Rogers到底会娶个什么样的太太呢?闺蜜说,肯定会是个美丽端庄,举止大方得体,工作家庭两不误的女人,就像是Peggy Carter那样!她对此深以为然。


 


这就是为什么,当Steve一脸藏不住的幸福地告诉她,他决定要在数天后举行婚礼时,她尖叫着问他“你他妈的疯了吗?”


 


平心而论,她挺可怜Ms.Barnes的,倒不是因为九头蛇,而是因为Steve Rogers并不爱Ms.Barnes,他们的婚姻是典型的貌合神离、权宜之计。


 


其实全世界的人,只要用脑子好好算算,就会知道,Steve在婚礼之前就把Jane的肚子搞大了。这没什么,就算是美国队长,也有管不住下半身的时候。伟大的,老派的Steve Rogers决定像个男人一样负起责任,他不愿意让他的童年小伙伴成为单亲妈妈,或者去把他珍贵的血脉堕掉。但他不是个圣人,他不能瞒住自己的心。看看那个寒酸仓促的婚礼吧,就在布鲁克林一个偏僻的,无名的小教堂举行。大名鼎鼎的美国队长的婚礼,只要他愿意,不要说小小的议员,就算是总统本人,也得赏脸来贺。但是婚礼现场居然没有名人,没有政要,没有媒体,就连她这种贴身的下属,神盾局的大部分特工,也没有收到邀请函。最让人惊讶的是,Steve Rogers竟然来一个公开说明也没有,白浪费了Nicole精心准备的记者招待会的所有会场安排和邀请安排。


 


他唯一做出证明他已婚的举动,就是左手无名指上那枚不起眼的婚戒。(自从某个记者眼尖发现之后,Nicole就被惨无人道的折磨了半个月。)


 


一个需要避开所有人举行的婚礼,除了宣布将要把两个人绑在一起,还有什么意义呢?也只有像Jane那种脑子坏得差不多的女人,才没有提出异议。


 


Steve宣布要结婚的时候,Nicole就跟闺蜜哀叹,以后再也没有机会挽着Steve的手在晚会上高傲的逡巡了。她知道Steve对她没有兴趣,但是能够站在美国队长身边,能够勾着Steve的胳膊低声细语,让在场的其他女性暗自艳羡,还是很能满足Nicole的虚荣心,她可不像某些政要身边昙花一现的超模,或二三流的小明星,她可是美国队长的固定晚会女伴。天知道她为了参加那些奢华的宴会血拼了多少晚礼服。


 


出乎她意料的是,婚礼后不到一个月,Steve就又开始邀请她一起参加某个国会议员的晚宴了。


 


也许是因为Jane怀孕后身体走形,不适合出席?可是Jane直到怀孕五个月仍然不大显怀。或许是因为Jane精神受过创伤,难以应付?但是即便她什么也不会,她只需要点头,微笑(这个对于Jane可能有点难度,不过人们应该不会太介意),然后说“谢谢,很高兴认识你”就够了,剩下的全部可以交给Steve,Steve的应付技巧也许不大高明,但是有他的身份和名望在,谁敢得罪Mrs.Rogers呢?


 


Nicole对此百思不得其解。作为Steve的公关负责人和长期晚会女伴,她支持Steve的做法。毕竟,Jane无论如何也不像是个派对动物,她一点也不可爱,她不会展开话题,她无法为Steve在宴会上拉拢人脉,也没办法为Steve形象增添光彩,老天啊,Jane甚至无法像个正常人那样表达自己的意思。


 


但是作为一个女人,Nicole私底下又替Jane感到不忿——一个不敢把夫人带到公共场合的男人,能有多在乎她呢?


 


 


 


二、一个星期


 


Steve离开了。因为一个什么像犀牛一样的外星生物。她没太在意。


 


她知道医院每层楼摄像头的位置,每一个便衣特工的换班时间。虽然生产消耗了她大量的体力,还引发了一系列的并发症,让她在病床上躺了一个星期。只要她足够小心,她就能顺利地溜出去。


 


她手头有几套干净的衣物,一点零钱,还有一把小小的水果刀,够她离开纽约了。


 


她没有抱过那个孩子,她太累了,只隐隐约约地听到一点哭声,和一个模模糊糊的红色的影子,然后就犯了癫痫,抽搐不已,医生光是抢救她就花了足足三天时间。Steve说孩子状况不是很好,还需要在医院观察半个月。Steve心事重重,欲言又止。


 


这样也好,她不需要记住他的模样,他也不需要知道她的身份,不需要知道她曾经犯下多么可怕的罪行。


 


她收拾好东西,静静地等待着医生每天一次的大查房。


 


十一点整,Romanoff出现在她的面前。


 


“医生说要给孩子洗澡,你来吗?”


 


Jane不明白她为何要到场,有鉴于她很快就要离开了,孩子洗不洗澡她不在乎。但是如果她拒绝了……Romanoff可能会起疑心。Steve随时可能回来,她不想再节外生枝。


 


 


Jane没有见过刚出生的小宝宝。但她还是觉得眼前这个跟想象中白乎乎,肉嘟嘟的小宝宝不同。Johnny的头部因为经过产道的挤压而略微变形,看起来有点诡异,头顶上有一点淡黄色、稀疏的毛发,小脸皱巴巴的,像个小老头,细小的胳膊比她的大拇指粗不了多少。


 


这就是每天都喜欢折腾她的孩子吗?Jane看着他,心里说不上喜欢,也说不上讨厌。


 


孩子躺在保温箱,鼻子插着两条长长的管子,瘦小的胸前和腹部贴着4个大大的感应器,各种各样的线缠满了他的小身躯,活像被绑架了一样。脚腕上绕着白布,上面写着Johnny Barnes Rogers,小脚丫上还夹着一个宽宽的夹子。他身上光溜溜的,只裹着一个又大又厚的纸尿片。


 


医生把她们引进Johnny的病房时,他听到孩子尖利的啼哭声。这间病房是为Johnny特制的,因为他的身份和血缘太特殊了。病房里摆满了各种各样Jane叫不出名字的仪器,嘀嘀作响,Jane感到很不安。


 


说是洗澡,其实只是用特殊的液体把宝宝从头到脚擦一遍,然后洗脸,擦干。护士好心地提出可以让Jane亲自试一下,Jane摇摇头拒绝了。孩子太小了,不要说她左手的鳞片很容易刮伤孩子,就是用右手,她也怕一不小心就把骨头折断了。


 


最后,Romanoff在护士的指导下拨开缠绕的线,开始小心翼翼地用试纸擦拭着那柔嫩的皮肤。孩子刺耳的哭声一直没有停,Jane听得越来越心烦。Jane想问问护士他是不是饿了,还是液体的蒸发使他觉得冷了。但是护士似乎很淡定,Jane不知道如何开口,要是Steve在就好了。


 


看着孩子胡乱踢动的小腿,Jane忽然有种强烈地冲动,她想一把推开Romanoff,让她不要再用那双涂了鲜艳的指甲油,有尖锐指甲的手去碰孩子了,或者掐死那个满不在乎的护士,随便什么,只要能让孩子停下来不哭就好了。但是她不能。她马上就要离开了,杀了护士会引来不必要地麻烦的。


 


Steve信任这些人,Steve不会伤害孩子,这些人应该也不会。她反复告诉自己。他们没有必要伤害美国队长的孩子。


 


她缓缓地做了一个深呼吸,准备转身,走到一个听不到哭声的地方。


 


“他们说——”Romanoff忽然开口,“肌肤的接触有助于人体康复。”


 


Jane顿了顿,她想说你刚才做的不就是肌肤接触吗?但是算了,就这一回,反正以后也不会再有机会了


 


她缓缓地伸出右手,悬在孩子上方,思考片刻,终于试探性的用食指轻轻触摸Johnny细嫩的胳膊。孩子的皮肤滑滑的,有点凉。


 


大约感觉到这温暖的抚摸,与冰凉的检查仪器不同,又或许是终于感知到身边人的存在,Johnny渐渐平静了下来。他满足地睁开眼睛,天蓝色的眸子定定的望向Jane。


 


“他每次做检查都哭得很厉害,如果父母能陪在身边,他可能就没那么害怕了。”胖墩墩的护士说道。


 


Jane收回手,转身离去,身后的孩子又开始哭得震天响。


 


 


 


三、一个月


 


Agent Hill拿着一叠文件推开咖啡馆的门,朝门口的侍应生点点头。这个英俊的小伙子是神盾局的新生代特工。


 


Barnes——Mrs.Rogers已经提前到了,她坐在一个隐秘的角落里,旁边是一个宝蓝色的,小巧的婴儿车。


 


Captain Rogers对他的妻子和孩子有着不同寻常的保护欲,自从Barnes怀孕后,她就像是人间蒸发了,无论记者们多么神通广大,都无法拍到她的踪影。小宝宝出生后,Captain难得的亲自在Facebook上言简意赅的公布了这个消息(连一张附带的照片都没有),并言辞恳切地请求人们尊重他“作为一个普通的父亲,希望保护孩子隐私”的愿望。


 


此状态一出,网络立即炸了锅,这条状态被疯狂地转载,半小时内被“喜欢”的次数已经达到40万。人们先是惊叹美国队长居然不声不响就升级做了父亲——这让无数期盼Captain早日离婚的女性大失所望,接着又迅速分化为两大派,激烈辩论“美国队长作为一个世界级名人,他的孩子到底应不应该拥有远离镜头的隐私权”。这场大辩论足足持续了一个月。最终,美国队长忠诚的粉丝们纷纷表示要执行Captain's Order,并将极力无视和谴责所有企图通过偷拍小宝宝牟利的记者和路人。


 


在舆论的监督下,除了一张从远方偷拍的,医院门口Mrs.Rogers戴着大大的墨镜,双手抱着一个从头到脚被包得严严实实的婴儿的侧影之外,网络上竟再没有一张关于美国队长儿子的照片。


 


话虽如此,人们的好奇心总是无法熄灭的。即使作为训练有素的高阶特工,Agent Hill还是非常想一睹这神秘的小宝宝的真容。可惜,婴儿车里静悄悄地,帘子被放了下来,小宝宝可能睡着了,她只能隐隐约约地看到一双肉嘟嘟的小脚丫。


 


Barnes接过文件,不紧不慢地看着。AgentHill无事可做,只好点了一杯咖啡,若无其事的偷偷打量Barnes和婴儿车。


 


作为一个产后一个月的女人,Barnes身材恢复得很好,紧身的黑色上衣勾勒出她瘦削的腰身,诱人的乳沟若隐若现。她的表情淡漠,成为母亲似乎并未磨平她凌厉的气息。Hill注视着她的钢铁左手,Barnes用过这可怕的机械手触碰过孩子娇嫩的皮肤吗?Hill一想到那冰冷的触觉就不寒而栗。她知道Barnes是被迫杀人的,但是在看了那些实况记录后,她很难忘记Barnes是如何轻而易举地把敌人字面意思上的碾碎的。


 


身旁由Stark集团特制的婴儿车比一般的婴儿车要高得多,应该是为了配合Captain和Barnes的身高。婴儿车背面的袋子里整齐的码着奶瓶、纸尿片、纸巾、婴儿衣物和一些琐碎的物品。Hill自娱自乐地在心里跟自己打赌,这婴儿车里肯定藏有不少于三样的致命武器。


 


Barnes放下文件,开始告诉Hill她所知道的关于九头蛇某个基地的资料。她的语气很平静,像是整个人都抽离出来,成为一个旁观者,一点都不像是在讲述一个曾经关押了她十余年的罪恶的魔窟。


 


侍应生呈上一杯卡布奇诺,手一抖,勺子滑了下来,叮叮当当的一路摔到地上。小宝宝似乎被惊醒了,开始小声哼哼,然后开始哭泣。


 


侍应生连连道歉,Hill也略带紧张地望着摇篮。她从来没有照顾过孩子,对孩子的啼哭完全束手无策。


 


Barnes一声不响地将右手伸进婴儿车,轻轻地抚摸着孩子的肚子。小宝宝将小脚丫贴在Barnes的手背上,摩挲着,慢慢停止了哭泣。


 


“他真是个安静的宝宝。”Hill赞叹道。


 


Barnes没有回答,她一边轻轻抚拍着孩子,一边继续轻声介绍那个即将被铲平的基地。


 


 


 


三、5个月


Johnny好害怕。


 


今天家里来了一个陌生人。爹地不停地冲着她笑,还想把他送给那个人。他使劲挣扎,踢开那人的手,扭过头埋在爹地怀里哇哇大哭。


 


爹地轻轻拍着他的背部,嘴里却在和那人说话。爹地说了很多很多的话,他的声音很温和,很镇定,爹地应该不讨厌那个人。他偷偷转过头看那个人,她不再试图抱他,只是远远地,静静地望着他。她很少开口,爸爸说了那么久,她只低低地回答了一句,她的声音很熟悉。


 


Johnny躺在摇篮里,看着爸爸和那个人在房间里来来回回的走。爸爸看起来很高兴,也许那个人并不想伤害他?Johnny含着拇指想道。她不像Aunt Natasha,她身上没有浓郁的香味,但Johnny喜欢她身上的味道,闻起来很舒服。


 


晚上爹地又想给他喂奶了,他一点也不想喝。他的肚子鼓鼓的,硬硬的,好难受。他把奶嘴吐出去,爹地硬把奶嘴塞进他嘴里。他又喝了两口,就扭开头,用小手挡住嘴,再也不肯理睬爹地了。


 


他听到爹地叹了一口气,脚步声慢慢走远了。


 


那个人进来了,她弯下腰,摸了摸他的小手。


 


“你不记得我了,是不是?”她低声问道。


 


她解开Johnny的衣服,在手上抹了点什么,然后在Johnny的肚子上轻轻地转圈揉。一开始,Johnny有点害怕,又有点痒痒的,他想躲开,但是那个人一直看着他,哄着他,Johnny觉得很安全,他很喜欢她的眼睛。


 


他的肚子难受了好久好久,爸爸一直都不知道,他也不知道怎么让爸爸明白。现在这个人这么慢慢地揉着,他肚子里的结好像慢慢化开了。那只手软软的,暖暖的,好舒服,他真想一直揉下去。他试图用双手双腿抱住那只手,手一停他就闹。


 


那个人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她把Johnny翻了个身,解开他的纸尿片,又开始揉他的尾骨。她一动,Johnny就觉得酥酥麻麻的,忍不住咯咯笑。他开始喜欢这个人了。


 


黑夜中,他忽然醒来,屁股好难受,他开始哇哇大哭。他听见那个人进来,打开小灯,轻手轻脚地帮他换了纸尿片,然后抱着他轻轻摇晃。他抽噎着,搂紧了那个人的脖子。


 


当她试图把他放回摇篮的时候,他想起来了!


 


他抱紧了那凉凉的,硬硬的手指呜咽着不让她走,直到她重新把他抱起来,在他额头印上一吻,抱着他回到爸爸的大床上躺下。


 


“看来他终于记起你了。”他听到爹地翻了个身,懒洋洋地说。


 


“嗯,我还挺怀念他只赖着你的时候。”妈妈说。


 


 


 


 


 


 


 


 


PS.撸主也不知道这算不算甜蜜蜜~(≧▽≦)/~,我记得有人点了要从Johnny视角看的 @亚古亚古丁  @松枝清闲  @罗马尼亚的小鹿 


PPS.番外居然写得比正文长撸主也是醉了,主要是撸主太喜欢Johnny惹(*^__^*) 嘻嘻……


PPPS.然而大盾还是没有正式上线,因为撸主也不知道他怎么搞大吧唧的肚子的

June
18
2016
 
评论
热度(461)